他是台湾文艺界无人不知的戏剧泰斗,也是台湾最好的演员之一,更是无数文艺青年心中的标杆。

但在演艺圈,他却有一个称号:怪咖戏骨。

他厌恶名利甚至有金钱洁癖,他还是个反物质主义者,从来不穿新衣服,常年穿着一双破鞋,他不愿考驾照,每天只骑着单车出行。

他甚至讨厌掌声,拒绝夸赞,他厌恶聚光灯下虚与委蛇的恭维。

但就是这样一个怪咖,却能够在每一次的演绎中屡攀巅峰,无论是任何角色都能够驾驭的游刃有余,圈内人甚至评价他:“连抬头纹都有戏”。

《绣春刀》中,他饰演的魏忠贤,短短几个瞬间,将数个表情的变换演绎地惟妙惟俏。

台湾 1p1p.work

《大鱼海棠》中的灵婆配音,他用自己独特且富有磁性的声音就可以让所有观众泪流满面。

台湾 1p1p.work

《剩者为王》中,他用3分钟的独白,给天下所有父亲奉上

了一段堪称教科书般的“为父指南”...



他就是怪咖戏骨金士杰。

台湾 1p1p.work

年少时期的金士杰,与演艺二字毫无关联。

1951年寒冬,金士杰出生在台湾某空军眷村,他的父亲是光荣的飞行员,母亲则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,用当下的话来说,金士杰就是典型的富家子弟。

台湾 1p1p.work

金士杰童年全家福

但年幼时期的金士杰并没有过分的享受奢侈的生活,他的特立独行从那会儿就已经尽显无疑,别人家的孩子在嬉戏玩耍时,他却喜欢一个人躺在草坪上,对着漫天的星斗发呆。

他不止一次的问过苍天:“人,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上,我们的生命到底存在什么意义?”

这个问题一直困扰这金士杰,哪怕后来家中变故,债台高筑,他也毫不关心。每天傍晚依旧来到熟悉的草坪,仰头问天。

金士杰的特立独行不仅体现在行为举止上,对于很多事情他都嗤之以鼻,在他看来,特殊的人不是自己,而是

别人。

他不喜欢穿新衣服,他认为过年买新衣服是一件过渡形式化的事情,没有任何意义。

他反抗考试,他不明白读书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,为什么要因为考试而变得如此痛苦?

甚至因此他放弃了高考。

后来,金士杰去了一家牧场从事养猪的工作,还跑去台北当苦力,每天干着体力活。

台湾 1p1p.work

其实对当时的金士杰来说,有太多的机会和体面的工作摆在面前供他选择,但他丝毫不为所动,他享受这种将自己暴露在最炽热的阳光下,努力拼搏的感觉。

无论是辍考、养猪还是干活,都是金士杰自己的决定,他活的很通透、很自由,他不想受到束缚,哪怕一点儿都不行。

长期的读书让金士杰积累了丰富的知识,工作闲余时,他便习惯性将地生活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,就这样,金士杰人生中的第一个剧本《演出》诞生了。

“灯光好了吗?音效好了吗?”这是《演出》剧本的最后一句台词,金士杰终于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意义。

从年幼开始困惑他多年的问题,也迎刃而解。

台湾 1p1p.work

台湾 1p1p.work

金士杰怎么都不会想到,自己的一时兴起会让自己成为台湾剧场开拓者及代表人物。

上世纪70年代末,台湾的戏剧界呈现出一片荒芜的惨淡模样。

那会儿的戏剧大多数都离不开“宗教”二字,就连剧本内容都是如出一辙,大同小异。

这不是金士杰想要的样子。

他最厌倦的就是千篇一律的重复,特立独行的他决不允许自己活在别人的影子里。

这时,一个极其疯狂的想法在他的脑海中闪现:“如果你不想随波逐流,就要学会创造”。

台湾 1p1p.work

1980年,兰陵剧坊应运而生,这是一群热爱戏剧的青年组成的业余剧团,团名“兰陵”,是取“兰陵王入阵曲”为其戏剧传统之源头的意思。

而兰陵剧坊的团长,正是金士杰。

80年代,摆脱政治局限的台湾,走向更开放自由,戏剧界也因此有机会汲取多方资源,兰陵剧坊的诞生,就是台湾文化改变中的一个指标性现象。

1980年,由金士杰导演、编剧的《荷珠新配》首次亮相,引起台湾戏剧界的广泛关注,甚至震惊了整个台湾。

金士杰第一次获得空前的掌声和媒体的簇拥,但他没有出来迎接这属于他的高光时刻,反而躲在后台泣不成声,甚至不肯出来谢幕。

他讨厌这种虚假的奉承和毫无意义的恭维,在他的认知里,演员把戏演好难道不是应该的吗?就因为这点屁事就赢得那么多掌声,难道不该脸红吗?

台湾 1p1p.work

金士杰从没想过,自己会被外力改变,他固执的以为自己的特立独行可以持续一辈子,直到那一天的到来。

台湾 1p1p.work

演了一辈子戏,金士杰的人生更是如戏一般。

从养猪场到搬运工,从戏剧界到演艺圈,金士杰以为自己会孤傲一生,直到57岁那年,他遇到了25岁的涂谷苹。

“家”这个概念第一次植入了这个老顽童的脑海,他再一次明白了人生的意义。

那一年,金士杰当了父亲,还是龙凤胎,用“奇幻”来形容他初为人父的体验丝毫不过分,看着这两个与他血脉相连的生命,让从前“不食人间烟火”的金士杰迫切的想做一个俗人。

台湾 1p1p.work

他放弃了艺术家的“身段”,开始接商业电影、演电视剧、拍杂志封面、偶尔还会出席一些节目访谈,担负起了赚钱养家的责任。

虽然放低了身段,但他并没有抛弃艺术家的使命,虽然他出演的大多数都是配角,但他依然取得了不菲的成就。

2016年4月,他在《师父》中饰演的郑山傲斩获了第六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配角奖。

台湾 1p1p.work

不仅如此,他在《绣春刀》《盲人电影院》中的出演也获得了多项最佳男配角的提名。

台湾 1p1p.work

他不再抵触新衣,为了让孩子有面儿,他脱下了破旧的衣裳。

他锁上了单车,去考了驾照,只为了下雨阴天时,让孩子免受风吹雨打。

他不再对人生充满疑问,他终于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意义。

台湾 1p1p.work

有人曾问金士杰,你觉得自己俗吗?

他笑着说:“有一点儿,但我俗的开心。”

是啊,如今68岁的金士杰,终于活成了自己曾经最厌恶的样子,但是那又如何呢

金士杰 台湾 戏剧 兰陵剧 意义 人生 父亲 文艺界 恭维 工作 文化 台湾

有用 (78)






他是台湾文艺界无人不知的戏剧泰斗,也是台湾最好的演员之一,更是无数文艺青年心中的标杆。

但在演艺圈,他却有一个称号:怪咖戏骨。

他厌恶名利甚至有金钱洁癖,他还是个反物质主义者,从来不穿新衣服,常年穿着一双破鞋,他不愿考驾照,每天只骑着单车出行。

他甚至讨厌掌声,拒绝夸赞,他厌恶聚光灯下虚与委蛇的恭维。

但就是这样一个怪咖,却能够在每一次的演绎中屡攀巅峰,无论是任何角色都能够驾驭的游刃有余,圈内人甚至评价他:“连抬头纹都有戏”。

《绣春刀》中,他饰演的魏忠贤,短短几个瞬间,将数个表情的变换演绎地惟妙惟俏。

台湾 1p1p.work

《大鱼海棠》中的灵婆配音,他用自己独特且富有磁性的声音就可以让所有观众泪流满面。

台湾 1p1p.work

《剩者为王》中,他用3分钟的独白,给天下所有父亲奉上

了一段堪称教科书般的“为父指南”...



他就是怪咖戏骨金士杰。

台湾 1p1p.work

年少时期的金士杰,与演艺二字毫无关联。

1951年寒冬,金士杰出生在台湾某空军眷村,他的父亲是光荣的飞行员,母亲则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,用当下的话来说,金士杰就是典型的富家子弟。

台湾 1p1p.work

金士杰童年全家福

但年幼时期的金士杰并没有过分的享受奢侈的生活,他的特立独行从那会儿就已经尽显无疑,别人家的孩子在嬉戏玩耍时,他却喜欢一个人躺在草坪上,对着漫天的星斗发呆。

他不止一次的问过苍天:“人,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上,我们的生命到底存在什么意义?”

这个问题一直困扰这金士杰,哪怕后来家中变故,债台高筑,他也毫不关心。每天傍晚依旧来到熟悉的草坪,仰头问天。

金士杰的特立独行不仅体现在行为举止上,对于很多事情他都嗤之以鼻,在他看来,特殊的人不是自己,而是

别人。

他不喜欢穿新衣服,他认为过年买新衣服是一件过渡形式化的事情,没有任何意义。

他反抗考试,他不明白读书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,为什么要因为考试而变得如此痛苦?

甚至因此他放弃了高考。

后来,金士杰去了一家牧场从事养猪的工作,还跑去台北当苦力,每天干着体力活。

台湾 1p1p.work

其实对当时的金士杰来说,有太多的机会和体面的工作摆在面前供他选择,但他丝毫不为所动,他享受这种将自己暴露在最炽热的阳光下,努力拼搏的感觉。

无论是辍考、养猪还是干活,都是金士杰自己的决定,他活的很通透、很自由,他不想受到束缚,哪怕一点儿都不行。

长期的读书让金士杰积累了丰富的知识,工作闲余时,他便习惯性将地生活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,就这样,金士杰人生中的第一个剧本《演出》诞生了。

“灯光好了吗?音效好了吗?”这是《演出》剧本的最后一句台词,金士杰终于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意义。

从年幼开始困惑他多年的问题,也迎刃而解。

台湾 1p1p.work

台湾 1p1p.work

金士杰怎么都不会想到,自己的一时兴起会让自己成为台湾剧场开拓者及代表人物。

上世纪70年代末,台湾的戏剧界呈现出一片荒芜的惨淡模样。

那会儿的戏剧大多数都离不开“宗教”二字,就连剧本内容都是如出一辙,大同小异。

这不是金士杰想要的样子。

他最厌倦的就是千篇一律的重复,特立独行的他决不允许自己活在别人的影子里。

这时,一个极其疯狂的想法在他的脑海中闪现:“如果你不想随波逐流,就要学会创造”。

台湾 1p1p.work

1980年,兰陵剧坊应运而生,这是一群热爱戏剧的青年组成的业余剧团,团名“兰陵”,是取“兰陵王入阵曲”为其戏剧传统之源头的意思。

而兰陵剧坊的团长,正是金士杰。

80年代,摆脱政治局限的台湾,走向更开放自由,戏剧界也因此有机会汲取多方资源,兰陵剧坊的诞生,就是台湾文化改变中的一个指标性现象。

1980年,由金士杰导演、编剧的《荷珠新配》首次亮相,引起台湾戏剧界的广泛关注,甚至震惊了整个台湾。

金士杰第一次获得空前的掌声和媒体的簇拥,但他没有出来迎接这属于他的高光时刻,反而躲在后台泣不成声,甚至不肯出来谢幕。

他讨厌这种虚假的奉承和毫无意义的恭维,在他的认知里,演员把戏演好难道不是应该的吗?就因为这点屁事就赢得那么多掌声,难道不该脸红吗?

台湾 1p1p.work

金士杰从没想过,自己会被外力改变,他固执的以为自己的特立独行可以持续一辈子,直到那一天的到来。

台湾 1p1p.work

演了一辈子戏,金士杰的人生更是如戏一般。

从养猪场到搬运工,从戏剧界到演艺圈,金士杰以为自己会孤傲一生,直到57岁那年,他遇到了25岁的涂谷苹。

“家”这个概念第一次植入了这个老顽童的脑海,他再一次明白了人生的意义。

那一年,金士杰当了父亲,还是龙凤胎,用“奇幻”来形容他初为人父的体验丝毫不过分,看着这两个与他血脉相连的生命,让从前“不食人间烟火”的金士杰迫切的想做一个俗人。

台湾 1p1p.work

他放弃了艺术家的“身段”,开始接商业电影、演电视剧、拍杂志封面、偶尔还会出席一些节目访谈,担负起了赚钱养家的责任。

虽然放低了身段,但他并没有抛弃艺术家的使命,虽然他出演的大多数都是配角,但他依然取得了不菲的成就。

2016年4月,他在《师父》中饰演的郑山傲斩获了第六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配角奖。

台湾 1p1p.work

不仅如此,他在《绣春刀》《盲人电影院》中的出演也获得了多项最佳男配角的提名。

台湾 1p1p.work

他不再抵触新衣,为了让孩子有面儿,他脱下了破旧的衣裳。

他锁上了单车,去考了驾照,只为了下雨阴天时,让孩子免受风吹雨打。

他不再对人生充满疑问,他终于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意义。

台湾 1p1p.work

有人曾问金士杰,你觉得自己俗吗?

他笑着说:“有一点儿,但我俗的开心。”

是啊,如今68岁的金士杰,终于活成了自己曾经最厌恶的样子,但是那又如何呢

金士杰 台湾 戏剧 兰陵剧 意义 人生 父亲 文艺界 恭维 工作 文化 台湾

有用 (78)

评论加载中...